2021

/0729

本周记账:

  • 才一个月左右,同学们的样貌在我脑袋中已模模糊糊了。
  • 宽带换成了移动,才发现家中预埋的网线只能跑百兆。而且现在也没分析好电信固话要怎么和移动宽带共用一条线路..
  • 前段时间看共青团公众号的文章,里面具体讲解了长征时期的“铁桶围剿”,于是恍然大悟。
  • 昨天跟妈妈提了一下西部计划,好像她不太愿意我去考很远的地方。
2021

/0716

我没想到炒饭要比炒菜困难许多。油锅、米饭和锅铲三者碰面后,仿佛如久未谋面的兄弟姐妹一般:率先进锅的米粒不顾高温热油,非要紧紧贴在锅内。铲子进入米饭后,也像进入沼泽一样难以自拔(我拔也没有用)。最后成品完全不像视频网站上看过的粒粒分明、滑而不粘,不过好在炒出来的蛋花还是比学校后街吃的蛋炒饭里边的蛋量要多一些。


以前智齿发炎时以为是上面长出来的那颗智齿在搞鬼,可我总觉着它长得挺好。上面提到的那次戳破牙龈,后来牙龈恢复了一些后,发现原来下面疑似也长了一颗。后天去医院拔。


/0923

小朱给我讲了一大通,叮嘱我一定要先给牙齿拍片,再看要不要拔。另外,她说医生讲她那颗已经歪了的、在牙龈下面的的智齿是不用去管的,因为根本就长不出来,不会有事。但我好像总记着以前不知道听谁讲过,歪了的智齿一定要搞掉,否则它会顶坏旁边正常的牙齿。


2022

/0220

口腔科拍片子的医生放假了,不过还是拔了。下面确实长了一颗,医生给我割开后费了好大一番力气才取了下来.. 牙科医生还真是个体力活。昨天上午十一点结束的,麻药一直持续到傍晚,晚上睡觉时翻来覆去,不记得啥时候睡的了。

2021

/0714

写个论文才发现学校在这方面不知道搞什么鬼:两星期内就要完成“选题+开题+综述”,开题报告的封面横线也全都搞成动来动去的下划线,还要我打字后手动对齐(实际上可以采用插入表格的形式,既统一又美观),等等。但今天不说这些了,只讲它文件的规范问题。

展开阅读
2021

/0713

之前看一篇谈国产 HPV 疫苗的文章时,忘了是文章里面还是底下评论区有人提到:鄂尔多斯已经给姑娘们免费接种疫苗了。连忙去他们卫健委官网瞧了瞧,大受震撼,不得不竖个大拇指。

然后刚刚群友也发来一篇文章 ,因此又想起这件事。看完之后,默默竖起了另一个大拇指,没有其他赞美的话可以说了。


/0927

《中国妇女发展纲要(2021—2030年)》

2021

/0712

今天看央视新闻的推送,讲到有位母亲与儿子签订了《不要喊妈平等条约》。于是想起来前些年,有次下午在外婆家陪表弟玩4399时被他无意识喊了好几声的“妈妈”破涕为笑.png


/0919

快到中秋了,今天去外婆家。表弟已经不玩4399了,上次去他房间被他拉着加了个 Steam 好友,今天发现他迷上了 Ballex。本以为就是普通的平衡球小游戏而已,被怂恿玩了一把.. 咳,还挺有挑战难度。


2022

/0216

4399都有防沉迷系统了。

2021

/0711

以前每次开学我都要说:别人是尽量把寝室里不用的东西往家里搬,我去学校是把家里吃的的东西疯狂往寝室带。(母亲:还不都是为了让你在学校能多吃点东西。)

今天,我终于能不背书包、只拎一个小行李箱回家了。(Tom:代价就是你两百块的快递==)

可恶啊,上周用 EMS 寄了第一批货回家,结果五箱书里掉了足足一箱,都是我的词典。电话沟通到现在也没找回来,我估计没有落在这边市区。等回了家,我在邮局亲自找。


/0712

我昨天不该那么说.. 今天我的箱子变得重了起来。为什么临走时会突然有东西要加进去啊。

2021

/0705

感觉做了个很长的梦,但是醒来时已不太记得内容了。

大致就是我活了很久很久很久,老到已经成为了全球的长寿之宝。有一天我在轮椅上领着几位年轻人参观博物馆——当年我生活过的地方,记忆也在断断续续地涌现。后来在一个房间的床上居然看到了我自己的躯壳躺在那.. 这时队伍里一位蒙面女子突然走近这幅躯壳,对我说:太孤独了,你想回到身边都是人的那个时代吧,别怕,我带你回去,听我数8、9、10三个数就好了。

然后我感觉自己就醒来了,我知道自己躺在寝室的上铺。当时真恍惚感觉自己是从未来回来的,或是被什么高科技将意识输送到了计算机模拟出的这个时代。

几分钟后又醒了一次——手环闹钟给振的。这次是真醒了,但那种穿越的感觉更强烈了,一时竟无法忍住不思考这个梦境。


/1021

今天突然想到,有点像是《无姓之人》(Mr. Nobody)这部片子。

2021

/0626

昨日同谢少一起花了半个下午加整个晚上复习了一遍语言学导论。刚刚考完试回来,还行,就是 synchronic 和 diachronic study 忘了是啥.. 最后一题小作文标题里的 random thoughts 乍一看也给我吓一跳,以为是什么没见过的新名词。

复习完就到了晚上十一点多了。回寝室洗澡睡觉时突然发现早上偷懒晾在床栏上的两只袜子只剩一只了..


/0627

早上起床,发现袜子自己回到了我的床头篮..

2021

/0621

这几天做了几件事:

  • 专四虽然推迟了一年,但还是没做啥准备。考完就感觉亏了。
  • 向小朱讲了我一直想讲的话、想问的事。虽然还是有些问题没解答,但也差不多了。
  • 登记了中国人体器官捐献。之前一直想登记来着,但觉着还是要与家中商量一波才好,所以一直拖到了考试结束后。

/0914

才67分.. 专八再做兄弟。

2021

/0528

刚谢少来串门,讨论了许多问题,过两天写写。


/0705

讨论日益增多,现在写起来不知从何说起,就先不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