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0808

今天看到一篇文章,提到网上许多所谓的“报班培训”只是利用那些生活水平尚在温饱线上的人们的“上进、提升、赚钱”等心理而做出的一种批量、有针对性的广告。这些打着“健康管理师”“配音”“心理咨询师”等等旗号的东西其实都是个大幌子,最终目的就是赚钱——不是让报班的人挣钱,而是从他们身上捞钱。也并不是说这些课程完全没有用,不过文章里引用了一段话可以简单解释这种情况:

为了消除心中的不安,贫穷的人们不会去思考其中的原因,反而会着魔似的浏览那些印着各种职业资格的免费传单。然后,他们会为了取得那些难度较低的资格而开始学习。学习自然会花费一定的费用和时间,所以他们的生活会更加窘迫。
《东京贫困女子》 - 中村淳彦

展开阅读
2022

/0806

今天又出门了。每次不在家里住的时候总会突然忍不住想写点啥:要么是感觉白天发生的事很有意思,要么是想起好多以前的事。

2022

/0805

昨天凌晨大概一两点被吵醒,外面噼里啪啦的大雨和电闪雷鸣,搞得我感觉空调都比平常冷了好多。还好迷迷糊糊又睡过去了。

早起,和老爹一起骑车去大路旁搭车前往市里。早餐在等车的路边小店买的俩包子,我觉着不好吃,肉馅仿佛有臭豆腐的味儿。上车入座,售票阿姨说看我只有十八、九岁的样子,也许是胡须刮得特别干净的缘故?之后没一会就困了,不知是不是被凌晨雷声给影响到了,明明刚醒来就去坐车咋还是昏昏的。

到了地儿,老爸先行一步,我继续坐到车站。下车后瞧瞧地图,分析一下,那仍骑共享车吧。整整三十分钟,到啦!但是这人咋这么多啊,排队排得都在路口转了个弯,加上我进入队伍后在我身后继续排的队,目测人数得有近千。人流挨着墙边一步步挤动,我有些后悔没带伞,只好把书包顶在头上。排队耗时一时四十分,终于轮到我。可进了门卫室才知道不论是否本地统统要核酸阴性报告,晕!这就是不注意公告的后果。昨天听我娘说的时候我应该再去确认一下是不是有通知才对。

好在有人帮忙,中午吃了饭后,事情搞到下午终于解决了。我在栏杆外等着里面情况的时候,也陆续来了好几位没有核酸被拦住的年轻同学。同是天涯沦落人,大家发挥脑筋互相帮了帮,应该也算是搞定啦,因为我中途走了,不知道最后结果。

陪这位帮了我大忙的同学去为隔天的工作又做了趟核酸,送到了火车站,就此分别,我仍坐大客车。到县城后,骑上早上停在这里的小电动车,回家咯~

展开阅读
2022

/0801

自从厨房换了新的遮阳窗帘后,我老是分不清楚这根滑轮上的绳子哪边是向上、哪边是向下。有时分明记得靠窗的那根是拉起窗帘,结果一拉却哗啦往下。原来是因为两根绳子在中间绕了一圈,导致拉错了。经常如此!

想起以前在电影频道看过的一个片段,男主角说他有一个特异能力:插 USB 接口时从不会插反。

2022

/0731

今天是家里固话停用一周年,奶奶的老年机也用一年了。以前刚买来时充电只能充到四格,我也没找到原因,直到这些天她说发现充一天才三格电,我才感觉到有大问题。思索一番,初步怀疑电板老化,但换上了另一块备用电池还是一样的结果。

后来问题解决了:奶奶试着用妈妈的充电器充了几个小时,居然到了五格!从未见过的满格电。看来是原装充电头太烂了,于是给换成了一个稳定好使的五伏一安。


小时候还没搬家时,电视柜下边有一本比词典还厚的黄页簿,还好我对这个不感兴趣,所以没胡乱拨过。这个座机也接到过几个有意思的电话:初中有一次放学回家,妈妈说刚才有女生电话找我(我猜应该是按同学录打来的),可惜直到现在也不知道是谁。还接到过一个自称“市中级人民法院”关于去领传票的录音电话。还有一个,打过来开口就是“你晓得我谁不”。

2022

/0729

以前暴风影音和风行还没没落的时候,经常一口气从上面下好几部电影然后插在电视上看。有次下好了《泰坦尼克号》,我跟爸妈说等周末有空咱家一起看。

爸:你想看就自己看咯。
妈:你爸当年就带我去电影院看过了。

2022

/0725

今天突然想起高中两件事。

有一次替李华写信,提到了地名北京,结果我写成了 Bei Jing。卷子发下来后老师很生气,在讲台上一顿批评,说有很多同学现在连城市名都不会写。我当时还想:谁知道这次突然要写地名了,小问题大惊小怪。

还有一次,我当时分不清楚过去式与过去分词,然后好像是某句话里用到了完成时,结果我给写了这个动词的过去式。老师把我喊去,严肃问:这里应该用什么形式?我狡辩:用 -ed 形式。之后一顿争论,我还很不服气地回座位了。

每次想到都很惭愧,惭愧我当时仗着优势,基础知识尚未抓牢却在那不以为然;惭愧把小时候就背过的“知之为知之”不知抛到哪去了。之后直到大学毕业的几年内,尽管只遇到过几次要写城市英文名的情况,但每次落笔前我都会想起这事,提醒自己不要忽视细节、不要落下基础。遇到我也不会的问题,我也提醒自己不要不懂装懂、夸夸其谈,想要帮忙至少要搞懂是什么问题,摸清楚了再去尝试解决。

2022

/0723

好巧,这次这个岗位的面试和上次省考笔试都在同一个学校,那就订同一家宾馆吧。于昨天傍晚抵达。吃过晚饭,开房去。结果没想到啊,和上次一样也没开空调,只吹电扇仍然半夜冷醒,真是怪哉。

今天早上就没吃包子了,去小卖铺买了个鸡蛋糕。骑着共享小电动到了考点大门,发现清一色的白衬衫西装裤。昨天出发前我和爸妈也在讨论带哪件去,最后得到了我和老爹两票的蓝色竖条纹衬衫胜出!不过皮鞋就不用了,我选黑色运动鞋;对人体不友好的高跟鞋与皮鞋绝对是极其失败的鞋类发明。

展开阅读
2022

/0722

今早核酸做完回来,骑着小电动顶着大太阳,忽然想到前些天的一幕。当时在市区办完事,准备回长途车站,拿着地图来回走了好一会,终于看懂了某路直达公交的停靠站在哪:停车场。这不对吧,又不是起始终点站,怎么会从停车场出来。于是找到路边的工人问路,大爷与我讲了半天,最终意见一致:停车场肯定错了,应该顺着这条路往下走,去这路公交的下一站等。正准备动身,突然听见背后有人喊小伙子,原来是马路对面的一位阿姨。连忙跑去,阿姨说:“哎哟我喊你喊得嗓子都冒烟嘞,你哪路公交?就在这里等。我看你在那说了老半天,等你走去下一站,公交早就半路错过了。”话音未落,公交就来了。

还有件事更早。当时我在校门等公交发车,一位奶奶过来问路,问村子怎么走。我只晓得学校在山里头,这村子好像就是公交下一站,于是拿出地图确认一遍,没错。把情况跟老奶奶讲了一下,让她在这等等公交就行啦,但她好像不太舍得乘车费,说自己走下去就行。结果转头老奶奶就从校门对面的唯一一家小卖铺买了瓶饮料过来塞给我,说是感谢好心人,然后就慢慢顺着小路往村子里去了。

2022

/0719

淋浴时水在脸上流下总是会让我感到一股极其强烈的窒息感,不论我有没有提前屏住呼吸或是吸一大口气。

这个现象我老早就注意到了,一直没有在意,因为当时我想到了所谓的“水刑”,感觉原理也许差不多吧,但我今天搜了一下,发现好像不是一码事呀。刚刚洗澡时尝试着先冷静下来,告诉自己很安全,然后又淋了几次,不行!水一流过立马就有感觉。网上搜了搜,也没有什么文章说得很清楚。现在回忆一下,我最早注意到这个现象是在小学,当时在亲戚家住了几天,晚上淋浴时第一次感受到这种强烈窒息感。

想到以后万一要是掉了水里,岂不是脑袋还没反应过来,生理上就给我窒息沉水了?不知学学游泳有无改善。

展开阅读